一知半解且不自知的陷阱

我掉进了一个比无知更加可怕的陷阱:一知半解且不自知

借助超级工具,我们的知识边界开始变得模糊。有些时候和还没有习惯新工具的老一辈相比,我们显得知道很多,甚至还能收获“博学”之类的赞美。

渐渐的,我开始认为自己真的很博学,甚至开始在人前卖弄自己的知识。但实际上却掉入了陷阱。

我们来对比一下两种状态的差异:
1: 承认一知半解或一无所知,那么接下来的动作,大概是相信权威。
2: 一知半解且不认为自己只是一知半解,接下来的动作很可能就变成了理直气壮地质疑权威。

陷入后一种状态的危害不言而喻,而我却身在其中不自知。

从今往后,不再向任何人主动卖弄任何知识

不再向任何人主动卖弄任何知识,这么做至少有这些好处:
1:无需再为证明自己不无知消耗任何注意力。
2:在知识资产上,坚持“做多”,不设“收益”上限。
3:避免被“反感”。

当然,除了收益也存在有限损失:
1:可能的被低估、以及不被理解。

损失有限,收益无限;这个游戏很明显值得玩下去。况且相比“成长”而言,被低估又怎么样,不被理解又算什么。

以人为镜,持续升级

在某些方面掌握了更高维度的思维方式之后,再回来与“低纬度思考者”交流,会因为思维方式不兼容变得及其没有耐心。

这反而说明,我还不够高级。因为我相信足够高级的系统可以装得下低级系统的“虚拟机”。从而能够做到“向下兼容”。

于是有了:
把他人的卖弄,当成是对自己的提醒。提醒自己卖弄知识所引起的被反感,以及提醒自己系统还不够高级。(同时也因为我不认为自己能够准确判断出他人是在炫耀自己一知半解的知识,还是接触到新领域快乐的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