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认知笔记
共 8 篇文章

6月28日 暂无评论
我的这份驱动力似乎总是建立在“爱”之上,所以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有必要搞清楚: 我眼中什么是爱?“为了满足占有所愿意付出的代价。” 情况一,爱你 爱你,为你而活;只要能够占有你,我愿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这个时候,底层驱动力来源于对“所爱之人对自己的看法”的极……
2019年6月12日 暂无评论
我掉进了一个比无知更加可怕的陷阱:一知半解且不自知 借助超级工具,我们的知识边界开始变得模糊。有些时候和还没有习惯新工具的老一辈相比,我们显得知道很多,甚至还能收获“博学”之类的赞美。 渐渐的,我开始认为自己真的很博学,甚至开始在人前卖弄自己的知识。但实际上却掉入……
2019年1月2日 暂无评论
语言在创造协作的同时也伴随着各种冲突和误会;但为了交流协作,我们又不得不用到这些抽象的、模糊的文字符号。 为了记录我所认可、我曾认可的观点;下面列出了一些词条。 小趋势 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改变的改变。 罗振宇《时间的朋友2018跨年演讲》 非共识 ……
2018年7月13日 暂无评论
我的身边总有一些长辈希望我多读一些古代经典,苦口婆心的跟我说:“我们的老祖宗早已经把万物的奥秘都探索透了,留在了古代经典里,读透这些古代经典,就能获得知识。”我总觉得他们这么说的哪里不靠谱,但又说不出来为什么不靠谱,直到我读了赫拉利的超级畅销书《人类简史》里面“科学革命……
2018年6月16日 暂无评论
在互联网时代,人们会努力扩大自己的社交圈,从理论上讲,我们可以和地球上任何一个人建立联系。 但实际上一个人能维持稳定关系的社交圈可以容纳多少人呢?根据人类学家罗宾•邓巴的结论,大概是150人;而这150人会直接影响到你的观念和行动;他们给提供你这样那样的机会和支持,他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