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底层驱动力
6月28日

我的这份驱动力似乎总是建立在“爱”之上,所以在讨论这个话题之前,有必要搞清楚:

我眼中什么是爱?“为了满足占有所愿意付出的代价。”

情况一,爱你

爱你,为你而活;只要能够占有你,我愿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这个时候,底层驱动力来源于对“所爱之人对自己的看法”的极度在乎

但这种情况,看起来是无法干预的。

情况二,爱自己

爱自己,为自己而活。驱动力来源于对“回答我是谁”的行动

相比情况一,明显这条路有者更大的自由度。不过如果走不进去或受挫;也可能会退回为xxx而活里面。

情况三,爱自己,也爱你

情况一与情况二的混合。我想象中比较理想的情况,为自己和自己所爱之人而活

貌似是多元驱动力,为事业提供稳定的内心支撑。

困境情况,不知道自己爱什么

不清楚自己爱什么、为什么而活、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无法爱与被爱,无法清晰回答自己是谁。

内在驱动力缺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必填项已用*标注。